新闻动态

大熊猫主食竹生物多样性及其重要价值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2-23 11:30:57 点击数:
1608694513631861.jpg

1608694532200366.jpg

大熊猫主食竹是指大熊猫在自然状态下自由采食和在圈养条件下人工喂食的竹类植物。大熊猫主食竹及其生物多样性的形成是大熊猫与竹类植物协同进化的结果。到目前为止,可归为大熊猫主食竹的竹类植物有16属、106种、1变种、18栽培品种,计125种及种下分类群。其中,有13属、79种、1变种、3栽培品种,计83种及种下分类群,是作为分布于中国四川、甘肃、陕西等省的野生大熊猫主食竹加以利用;有11属、53种、1变种、15栽培品种,计68种及种下分类群被中外数十家大熊猫养殖基地或动物园用于饲喂圈养的大熊猫;二者部分种类有所重复。大熊猫主食竹的生物多样性状态,不仅对于满足现有野生和圈养大熊猫的采食需求意义重大,而且对于其可持续利用也具有重要价值。

1608694558864934.jpg

1608694569329603.png
一、大熊猫主食竹简介

能够大量用作大熊猫食物的竹子称为大熊猫主食竹。大熊猫主食竹及其生物多样性的形成是大熊猫与竹类植物协同进化的结果。大熊猫主食竹有狭义与广义之分。狭义的大熊猫主食竹,是指大熊猫在自然状态下可以有效获取并主动采食的竹类植物;广义的大熊猫主食竹,则是包括大熊猫在自然状态下自由采食和在圈养条件下人工喂食、并且大熊猫也愿意取食的竹类植物。现实中,人们习惯上所称的大熊猫主食竹是指广义的大熊猫主食竹。
理想的大熊猫主食竹,至少应当具备以下2个基本条件之一:
第一,必须是具有一定面积规模、且大熊猫在自然状态下能够有效获得并乐于采食的竹类植物;
第二,必须是具有一定种植规模、且能部分或阶段性满足人工圈养大熊猫的投喂和采食需求的竹类植物。

5.jpg


1608694569329603.png
二、大熊猫主食竹属种及种下分类群统计

根据《国际栽培植物命名法规》的相关规则和要求,原中国竹子分类系统中的部分变种及所有栽培变型,均应订正为栽培品种。根据数十年野外观察记载、圈养饲喂实验、以及与国内外同行的信息交流,经系统整理,到目前为止,可归为大熊猫主食竹的竹类植物共有16属、106种、1变种、18栽培品种,计125种及种下分类群(表1)。这些数据足以说明大熊猫主食竹生物多样性的丰富程度。

1608694569329603.png
表1  大熊猫主食竹统计一览表


7.png               




8.jpg


1608694569329603.png
三、大熊猫主食竹多样性及其利用现状

在现有大熊猫主食竹中,有13属、79种、1变种、3栽培品种,计83种及种下分类群,是作为分布于中国四川、甘肃、陕西等省的野生大熊猫主食竹加以利用;有11属、53种、1变种、15栽培品种,计68种及种下分类群被中外数十家大熊猫养殖基地或动物园用于饲喂圈养的大熊猫。二者部分种类有重复。

3.1  箣竹属 Bambusa Retz. corr. Schreber
1)孝顺竹 B. multiplex (Lour.) Raeuschel ex J. A. & J. H. Schult.在四川盆地可栽培到海拔1 500 m或川西南海拔达2 200 m,大熊猫冬季为避寒而下移时,常见在村宅旁或沟河沿岸采食该竹种;在中国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马来西亚国家动物园、泰国曼谷动物园和清迈动物园等,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a)小琴丝竹 B. multiplex ‘Alphonse-Karr’在广州番禺长隆野生动物园、华南珍稀野生动物物种保护中心、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等,均见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b)凤尾竹 B. multiplex ‘Fernleaf’在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和泰国清迈动物园等,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硬头黄竹 B. rigida Keng & Keng f.在四川冬季寒冷天气,见有大熊猫下移觅食时采食本竹种。
3)佛肚竹 B. ventricosa McClure在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马来西亚国家动物园、新加坡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4)龙头竹 B. vulgaris Schrader ex Wendland在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和马来西亚国家动物园,均见用引种的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4a)黄金间碧竹 B. vulgaris ‘Vittata’在澳门动物园有见用该竹喂养大熊猫开开、心心;在广东华南珍稀野生动物物种保护中心、广州番禺长隆野生动物园、香港海洋公园和台湾台北动物园,以及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4b)大佛肚竹 B. vulgaris ‘Wamin’在香港海洋公园、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2  巴山木竹属 Bashania Keng f. & Yi
1)马边巴山木竹B. abietina Yi & L. Yang在四川马边,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四季采食的主要竹种。
2)秦岭木竹 B. aristata Y. Ren, Y. Li & G. D. Dang在陕西佛坪、洋县、镇巴,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常年取食的重要天然主食竹种。
3)宝兴巴山木竹 B. baoxingensis Yi在四川宝兴,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冬季下移时取食的主要竹种。
4)冷箭竹 B. faberi (Rendle) Yi。在四川峨边、峨眉山、洪雅、宝兴、天全、泸定、康定、汶川、茂县、大邑、崇州、都江堰、彭州、北川等地,该竹是大熊猫活动范围内最重要的主食竹种。
5)巴山木竹 B. fargesii (E. G. Camus) Keng f. & Yi在陕西佛坪、周至、太白山、长青和甘肃白水江,以及四川唐家河等自然保护区内,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常年觅食的重要天然主食竹种;在北京、秦岭、西安、兰州、石家庄、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都江堰基地和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以及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和荷兰欧维汉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6)峨热竹 B. spanostachya Yi在四川冕宁冶勒自然保护区,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3.3  方竹属 Chimonobambusa Makino
1)狭叶方竹 Ch. angustifolia C. D. Chu & C. S. Chao该种在甘肃南部和陕西秦岭山区是大熊猫觅食的主食竹种,亦见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刺黑竹 Ch. neopurpurea Yi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重庆及四川,见有大熊猫冬季向低海拔地带下移时觅食该竹种;在四川卧龙、都江堰大熊猫基地以及辽宁大连森林动物园,均见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a)都江堰方竹 Ch. neopurpurea ‘Dujiangyan Fangzhu’在四川都江堰熊猫乐园和熊猫谷,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b)条纹刺黑竹 Ch. neopurpurea ‘Lineata’在四川都江堰,见有大熊猫冬季向低海拔地带下移时觅食该竹;因其常混生于刺黑竹林中,亦见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c)紫玉 Ch. neopurpurea ‘Ziyu’在四川都江堰熊猫乐园和熊猫谷,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刺竹子 Ch. pachystachys Hsueh & Yi在四川成都和陕西秦岭,有见用该竹喂食圈养大熊猫。
4)方竹 Ch. quadrangularis (Fenzi) Makin该竹为大熊猫最喜食的竹种之一。在四川峨眉山、峨边、马边、洪雅、崇州、都江堰等县(市)分布于海拔900~1700 m的中山地带,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冬季下移时取食的主食竹种;在成都、都江堰、雅安、汶川卧龙的大熊猫养殖基地,以及山东济南动物园、辽宁大连森林动物园等,常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在泰国清迈动物园和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亦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4a)青城翠 Ch. quadrangularis ‘Qingchengcui’在四川成都、都江堰的大熊猫基地,见用该竹喂食圈养大熊猫。
5)溪岸方竹 Ch. rivularis Yi在四川邛崃,大熊猫冰雪季节从高海拔向低海拔下移时见有采食该竹种。
6)八月竹 Ch. szechuanensis (Rendle) Keng f.。在四川峨边、金口河、峨眉山、洪雅、荥经等地为野生大熊猫的常年采食竹种;在四川成都、都江堰、雅安以及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7)天全方竹 Ch. tianquanensis Yi在四川天全,常见野生大熊猫下移活动时常采食该竹;在成都、都江堰、雅安大熊猫养殖基地,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8)金佛山方竹 Ch. utilis (Keng) Keng f.在重庆、四川成都和都江堰等多家动物园或大熊猫养殖基地,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9)蜘蛛竹 Ch. zhizhuzhu Yi在四川,是小凉山地区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大熊猫在冬季随海拔高度下移时,尤其喜爱觅食该竹。

3.4  绿竹属 Dendrocalamopsis (Chia & H. L. Fung) Keng f.
1)绿竹 D. oldhami (Munro) Keng f.在台湾台北动物园、香港海洋公园、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泰国清迈动物园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吊丝单 D. vario-striata (W. T. Lin) Keng f.在广东华南珍稀野生动物物种保护中心、广州番禺长隆野生动物、澳门动物园和香港海洋公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5  牡竹属 Dendrocalamus Nees
1)马来甜龙竹 D. asper (J. A. & J. H. Schult.) Backer ex Heyne。在广东番禺长隆野生动物园、华南珍稀野生动物物种保护中心、泰国清迈动物园、马来西亚国家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勃氏甜龙竹 D. brandisii (Munro) Kurz。在中国广东华南珍稀野生动物物种保护中心、广州番禺长隆野生动物园、澳门动物园、香港海洋公园,以及泰国清迈动物园等,常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麻竹 D. latiflorus Munro。在广东华南珍稀野生动物物种保护中心、广州番禺长隆野生动物园、香港动物园、香港海洋公园,以及泰国清迈动物园,常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6  镰序竹属 Drepanostachyum Keng f.
1)钓竹 D. breviligulatum Yi。在四川平武,见有野生大熊猫冬季下移时觅食该竹。
2)羊竹子 D. saxatile (Hsueh & Yi) Keng ex Yi。在四川金口河,见有大熊猫冬季下移时觅食该竹种。
3.7  箭竹属 Fargesia Franch.
圆芽箭竹组Sect. Ampullares Yi有5种。
1)岩斑竹 F. canaliculata Yi。在四川冕宁、九龙,该种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之一。
2)扫把竹 F. fractiflexa Yi。在四川泸定,常见有野生大熊猫采食该竹种。
3)墨竹 F. incrassata Yi。在四川天全,该竹为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4)膜鞘箭竹 F. membranacea Yi。在四川冕宁,该竹为野生大熊猫主食竹种之一。
5)细枝箭竹 F. stenoclada Yi。在四川彭州、什邡和安县等地,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主食竹种之一。
箭竹组Sect. Fargesia有23种。
6)贴毛箭竹 F. adpressa Yi在四川九龙、冕宁,该竹为野生大熊猫天然采食的主食竹种之一。
7)油竹子 F. angustissima Yi四川北川、汶川、都江堰、崇州、大邑等县(市),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天然觅食的主食竹种之一,尤其在冬季下移期间,主要采食该竹种。
8)短鞭箭竹 F. brevistipedis Yi在四川天全,野生大熊猫冬季下移时采食该竹种。
9)紫耳箭竹 F. decurvata J. L. Lu在陕西佛坪和长青自然保护区,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之一。
10)缺苞箭竹 F. denudata Yi在甘肃南部文县、武都和四川北部青川、平武、松潘、北川等县,该竹是大熊猫常年采食的重要竹种
11)龙头箭竹 F. dracocephala Yi在甘肃文县白水江自然保护区及陕西佛坪自然保护区,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之一。
12)清甜箭竹 F. dulcicula Yi。在四川冕宁,该竹为野生大熊猫的主食竹种之一。
13)雅容箭竹 F. elegans Yi在四川冕宁的锦屏,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主食竹种。
14)牛麻箭竹 F. emaculata Yi在四川康定,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天然采食的主食竹种之一。
15)露舌箭竹 F. exposita Yi在四川冕宁冶勒自然保护区,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16)丰实箭竹 F. ferax (Keng) Yi在四川康定、泸定、石棉、冕宁、雷波、越西、甘洛等地,该竹均为大熊猫觅食的重要主食竹种。
17)九龙箭竹 F. jiulongensis Yi在四川九龙,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天然取食的重要竹种之一。
18)马骆箭竹 F. maluo Yi在四川冕宁县,该竹为野生大熊猫的主食竹种之一。
19)神农箭竹 F. murielae (Gamble) Yi在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均见用从中国引种的神农箭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0)华西箭竹 F. nitida (Mitford) Keng f. ex Yi在四川若尔盖、九寨沟、松潘、黑水、茂县、理县、汶川及甘肃文县,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在四川卧龙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和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1)团竹 F. obliqua Yi在四川北川、松潘、茂县、平武交界的亚高山地区、以及甘肃迭部、文县,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22)小叶箭竹 F. parvifolia Yi四川冕宁、锦屏,该竹为野生大熊猫常年采食的重要主食竹种。
23)少花箭竹 F. pauciflora (Keng) Yi在四川雷波、马边交界的山区,在筇竹垂直分布海拔之上和峨眉玉山竹垂直分布海拔之下,该种是大熊猫的主要采食竹种。
24)秦岭箭竹 F. qinlingensis Yi & J. X. Shao在陕西佛坪、长青自然保护区,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主食竹种之一;也见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5)拐棍竹 F. robusta Yi在四川彭州、都江堰、汶川、崇州、大邑、邛崃等县(市),该竹为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6)青川箭竹 F. rufa Yi在四川青川、平武、北川、茂县和甘肃文县,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取食的主要竹种之一;在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园中的大熊猫。
27)糙花箭竹 F. scabrida Yi在四川松潘、平武、青川、江油和甘肃文县等地,该竹是大熊猫常年采食的主要竹种。
28)昆明实心竹 F. yunnanensis Hsueh & Yi在四川冕宁,见有野生大熊猫冬季下移时采食该竹。

3.8  箬竹属 Indocalamus Nakai
1)巴山箬竹 I. bashanensis (C. D. Chu & C. S. Chao) H. R. Zhao & Y. L. Yang。在陕西南部和甘肃南部,大熊猫在冬季下移避寒时见有采食该竹种;在陕西秦岭,有见用该竹直接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毛粽叶 I. chongzhouensis Yi & L. Yang。在四川崇州,见有大熊猫在寒冷季节下移时采食该竹种;在成都各大熊猫养殖基地,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峨眉箬竹 I. emeiensis C. D. Chu & C. S. Chao。在四川峨眉山、宝兴,见有野生大熊猫在寒冷季节下移时觅食该竹种。
4)阔叶箬竹 I. latifolius (Keng) McClure。在陕西秦岭地区,该竹为大熊猫在低海拔地区常年采食的竹种之一;在陕西秦岭地区和山东威海市刘公岛国家森林公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5)箬叶竹 I. longiauritus Hand.-Mazz.。在湖南长沙和陕西秦岭,有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6)半耳箬竹 I. semifalcatus (H. R. Zhao & Y. L. Yang) Yi。在四川都江堰,见有野生大熊猫冬季下移时采食该竹种;亦见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9  月月竹属 Menstruocalamus Yi
1)月月竹 M. sichuanensis (Yi) Yi。在四川绵竹、都江堰和马边大熊猫分布区,见有野生大熊猫冬季下移时采食该竹种。

3.10  慈竹属 Neosinocalamus Keng f.
1)慈竹 N. affinis (Rendle) Keng f.。在四川盆周低山地区,当冬季大雪封山、食物亏缺季节,有见大熊猫下移时采食该竹种。
1a)黄毛竹 N. affinis ‘Chrysotrichus’。在四川成都双流、都江堰、崇州,见有大熊猫冬季下移觅食时,在村庄附近采食该竹。
1b)大琴丝竹 N. affinis ‘Flavidorivens’。在四川成都、乐山,见有大熊猫在冬季下移觅食时,在村庄附近采食该竹。
1c)金丝慈竹 N. affinis ‘Viridiflavus’。在四川成都、邛崃、丹棱,见有大熊猫在冬季下移觅食时,在村庄附近采食该竹。

3.11  刚竹属 Phyllostachys Sieb. & Zucc.
1)罗汉竹 Ph. aurea Carr. ex A. & C. Riv.。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及孟菲斯动物园、英国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韩国爱宝乐动物园,均见采用从中国引种的罗汉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黄槽竹 Ph. aureosulcata McClure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孟菲斯动物园、亚特兰大动物园、英国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等,均见用从中国引种的黄槽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a)黄秆京竹 Ph. aureosulcata ‘Aureocarlis’。在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等,均见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b)金镶玉竹 Ph. aureosulcata ‘Spectabilis’在英国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荷兰欧维汉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均见用引种的金镶玉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桂竹 Ph. bambusoides Sieb. & Zucc.在有大熊猫分布的四川西部、陕西南部和甘肃南部均有该竹分布,其垂直分布可达海拔1 600 m,是野生大熊猫天然采食的下线竹种;在中国多家动物园以及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韩国爱宝乐动物园、泰国清迈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4)蓉城竹 Ph. bissetii McClure在四川宝兴蜂桶寨自然保护区,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天然取食的主要竹种之一。该竹于1941年伴随大熊猫,先后由四川成都引入欧洲、美国和俄罗斯栽培。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荷兰欧维汉动物园、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和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均见以此引种的蓉城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5)白哺鸡竹 Ph. dulcis McClure在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6)毛竹 Ph. edulis (Carr.) H. de Lehaie在中国浙江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浙江德清县珍稀野生动物繁殖研究中心、江苏苏州太湖湿地世界、广东广州动物园、湖南长沙动物园、安徽合肥动物园、福建福州大熊猫研究中心、武汉市动物园、南昌市动物园、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阆中熊猫科普馆、大连森林动物园、上海动物园、上海市野生动物园、威海市刘公岛国家森林公园、潍坊金宝乐园和台湾台北动物园,以及奥地利的美泉宫动物园、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泰国清迈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韩国爱宝乐动物园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竹笋、竹枝或竹梢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6a)龟甲竹 Ph. edulis ‘Kikko-chiku’在马来西亚国家动物园、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7)淡竹 Ph. glauca McClure在中国上海市野生动物园、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济南动物园、临沂动植物园、陕西秦岭等,均见用该竹喂食圈养的大熊猫;在美国的孟菲斯动物园,亦见用引种的淡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8)水竹 Ph. heteroclada Oliv.在四川天全、宝兴、泸定和康定等地,常见野生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采食该竹种;在成都、都江堰、雅安等大熊猫养殖基地和峨眉山生物资源试验站、武汉市动物园、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大连森林动物园、上海市野生动物园、济南动物园、华蓥山大熊猫野化放归培训基地等,均见采用该竹喂食圈养的大熊猫。
9)轿杠竹 Ph. lithophila Hayata在泰国清迈动物园,有见用引种的轿杠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0)台湾桂竹 Ph. makinoi Hayata在中国台湾台北动物园和泰国清迈动物园,见用台湾桂竹或引种的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1)美竹 Ph. mannii Gamble在四川宝兴、冕宁、泸定等地,均见大熊猫采食该竹种;在中国陕西秦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2)篌竹 Ph. nidularia Munro在四川芦山、荥经、邛崃、崇州、都江堰和彭州等地,野生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常觅食该竹种;在中国四川成都、卧龙、都江堰、雅安等大熊猫基地、峨眉山生物资源试验站、汶川县三江大熊猫生态教育馆、宝兴县大熊猫文化宣传教育中心、华蓥山大熊猫野化放归培训基地、山东龙口动植物园、辽宁大连森林动物园,以及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该竹是饲喂圈养大熊猫的重要常备竹种。
12a)黑秆篌竹 Ph. nidularia ‘Heiganhouzhu’在四川都江堰、卧龙等大熊猫基地,有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3)紫竹 Ph. nigra (Lodd. ex Lindl.) Munro在中国上海市野生动物园、温岭市长屿硐天熊猫乐园、香港海洋公园,有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在美国的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和亚特兰大动物园、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荷兰欧维汉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韩国爱宝乐动物园等,亦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3a)毛金竹 Ph. nigra var. henonis (Mitford) Stapf ex Rendle。在四川荥经、甘肃的白水江自然保护区,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常采食本竹种;在中国甘肃白水江自然保护区、美国亚特兰大动物园、英国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韩国爱宝乐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4)灰竹 Ph. nuda McClure。在美国孟菲斯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和荷兰欧维汉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5)早园竹 Ph. propinqua McClure。在北京动物园、天津市动物园、石家庄市动物园、济南动物园、陕西秦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6)红边竹 Ph. rubromarginata McClure。在美国孟菲斯动物园和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17)彭县刚竹 Ph. sapida Yi。在四川彭州银厂沟和宝兴蜂桶寨自然保护区等地,该竹为大熊猫自然采食的竹种之一。
18)金竹 Ph. sulphurea (Carr.) A. & C. Riv.在四川崇州、绵竹、青川、荥经、松潘,陕西洋县、宁陕,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的主食竹种之一;在法国巴黎动物园和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有见用该竹饲喂园中的大熊猫。
18a)刚竹 Ph. sulphurea ‘Viridis’在中国山东的济南动物园、潍坊金宝乐园和河北的保定爱保大熊猫苑,均见用该竹饲喂园中的大熊猫;在法国巴黎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新加坡动物园、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园中的大熊猫。
19)乌竹 Ph. varioauriculata S. C. Li & S. H. Wu在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0)硬头青竹 Ph. veitchiana Rendle在四川宝兴和都江堰,见有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采食该竹种。
21)早竹 Ph. violascens (Carr.) A. & C. Riv.在中国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以及比利时天堂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1a)雷竹 Ph. violascens ‘Prevernalis’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以及四川多家大熊猫养殖基地、福州大熊猫研究中心、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济南动物园、溧阳市天目湖南山竹海,以及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2)粉绿竹 Ph. viridi-glaucescens (Carr.) A. & C. Riv.在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荷兰欧维汉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3)乌哺鸡竹 Ph. vivax McClure在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比利时天堂动物园、荷兰欧维汉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3a)黄秆乌哺鸡竹 Ph. vivax ‘Aureocaulis’在比利时天堂动物园、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12  苦竹属 Pleioblastus Nakai
1)苦竹 P. amarus (Keng ) Keng f.在四川成都多家动物园或大熊猫养殖基地,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2)斑苦竹 P. maculatus (McClure) C. D. Chu & C. S. Chao在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的正河岸边坡地上,见有野生大熊猫采食该竹种;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以及成都、都江堰、雅安大熊猫基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峨眉山生物资源试验站、大连森林动物园、济南动物园、临沂动植物园、吉林东北虎园、安阳市人民公园、华蓥山大熊猫野化放归培训基地、遵义动物园、黄山休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保定爱保大熊猫苑,以及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等,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油苦竹 P. oleosus Wen。在陕西秦岭,见用当地引种的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13  茶秆竹属 Pseudosasa Makino ex Nakai
1)笔竿竹 P. guanxianensis Yi。在四川都江堰,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的采食竹种之一。

3.14  筇竹属 Qiongzhuea Hsueh & Yi
1)大叶筇竹 Q. macrophylla Hsueh & Yi。在四川雷波与马边交界的大凉山少数地区,该竹为当地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2)泥巴山筇竹 Q. multigemmia Yi。在四川西部荥经与汉源交界的大相岭地区,该竹为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3)三月竹 Q. opienensis Hsueh & Yi。在四川马边和峨边,该竹为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4)实竹子 Q. rigidula Hsueh & Yi。四川南部沐川、屏山、马边和峨边交界地区,该竹为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在成都各大熊猫养殖基地,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5)筇竹 Q. tumidinoda Hsueh & Yi。在四川雷波、马边的大熊猫保护区,该竹为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在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等,有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15  唐竹属 Sinobambusa Makino ex Nakai
1)唐竹 S. tootsik (Sieb.) Makino。在中国四川都江堰、台湾台北动物园,以及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均见用该竹饲喂圈养的大熊猫。

3.16  玉山竹属 Yushania Keng f.
短锥玉山竹组Sect. Brevipaniculatae Yi有7种。
1)熊竹 Y. ailuropodina Yi在四川马边大风顶自然保护区,该种为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2)短锥玉山竹 Y. brevipaniculata (Hand.-Mazz.) Yi在四川平武、北川、安县、茂县、绵竹、什邡、彭州、汶川、都江堰、崇州、邛崃、芦山、宝兴、天全、泸定、荥经、洪雅、峨眉山、峨边等县(市),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常年喜食的重要竹种之一。
3)空柄玉山竹 Y. cava Yi在四川石棉、冕宁,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4)白背玉山竹 Y. glauca Yi & T. L. Long在四川雷波,该竹为野生大熊猫天然觅食的主食竹种之一。
5)石棉玉山竹 Y. lineolata Yi在四川石棉、冕宁,该竹为野生大熊猫觅食的主食竹种之一。
6)斑壳玉山竹 Y. maculata Yi在四川冕宁,该竹为野生大熊猫的主食竹种之一。
7)紫花玉山竹 Y. violascens (Keng) Yi在四川冕宁、拖乌等地,该竹是野生大熊猫采食的重要主食竹种。
玉山竹组Sect. Yushania有4种。
8)鄂西玉山竹 Y. confusa (McClure) Z. P. Wang & G. H. Ye在四川石棉县擦罗和雷波县二宝顶,该竹是野生大熊猫的主要采食竹种。
9)大风顶玉山竹 Y. dafengdingensis Yi在四川马边大风顶自然保护区,该竹为野生大熊猫的重要主食竹种。
10)雷波玉山竹 Y. leiboensis Yi在四川雷波,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觅食的重要竹种。
11)马边玉山竹 Y. mabianensis Yi在四川雷波和马边天然林区,该竹是野生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时觅食的重要竹种。

9.jpg


1608694569329603.png
四、大熊猫主食竹生物多样性的重要价值
大熊猫主食竹的生物多样性状态,不仅对于满足现有野生和圈养大熊猫的采食需求意义重大,而且对于其可持续利用同样具有重要价值。

1608694569329603.png
4.1  满足不同地域大熊猫的采食需求
在不同地域,因其温度、湿度、土壤、降雨等综合条件的不同,生长着不同种类大熊猫主食竹的连绵竹林。比如冷箭竹分布在邛崃山、秦岭箭竹分布在秦岭、泥巴山筇竹分布在泥巴山等。凡适应某些地域生长的大熊猫,就只能采食这一地域的大熊猫主食竹。大熊猫对食物的喜好和选择,是大熊猫在长期进化过程中,对环境适应的结果,也是大熊猫与竹类植物协同进化的结果。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在一个地区所生长的大熊猫主食竹,通常可满足当地大熊猫的采食需求。这也就是在不同地域生长的竹类植物,对于满足不同地域野生大熊猫采食需求的重要价值。

1608694569329603.png
4.2  满足不同海拔大熊猫的采食需求
受生长条件,尤其是温度条件的限制,一种大熊猫主食竹,通常只能生长在一定的海拔范围内。而一只体重100 kg的成年大熊猫,每天要花12~16 h取食,取食量可以达到15~20 kg,再加上采食过程中浪费掉的竹子,甚至可达40~50 kg以上,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食量数字。因此,大熊猫通常需要跨越海拔区间、在比较大的范围内采食,才能满足其正常活动的能量消耗。尤其是在冬季,高海拔地区的大熊猫主食竹被厚厚白雪所覆盖,大熊猫不得不下移到较低的海拔区域,取食该海拔高度范围生长的竹子。因此,生长在不同海拔高度的不同大熊猫主食竹,正好可以满足大熊猫在不同海拔高度上活动时的采食需求。

1608694569329603.png
4.3  满足遭遇不测时大熊猫的采食需求
在自然状态下,大熊猫活动区有时会发生一些突发状况,如火灾、水灾、泥石流、风暴、冰雪、病虫害、竹子开花等自然灾害,还有毁林开荒、非法狩猎、基建活动、人为干扰等,从而导致大熊猫无法正常采食、不得不转移到其他未遇灾害、没有干扰的区域继续采食和活动。而丰富的大熊猫主食竹源,恰好能使大熊猫在遭遇突发危机时,也能找到可供采食的竹类,以满足其生存和活动的能量需求。比如1984年,由于四川邛崃山脉的大熊猫主食竹——冷箭竹大面积开花枯死,给这一区域的大熊猫生存造成了极大威胁,但生长在同一区域的如拐棍竹、华西箭竹、油竹子、缺苞箭竹等竹种,成为冷箭竹的替代主食竹种,为当时灾区的大熊猫生存,发挥了重要作用。

1608694569329603.png
4.4  满足不同口味大熊猫的采食需求
大熊猫与人也有类似之处,即不同个体的大熊猫,常常会有不同的口味嗜好和采食习惯。寒温性和温性竹种是大熊猫天然采食的主要竹种。其中寒温性竹种如箭竹属、玉山竹属和巴山木竹属等大多数种类,约占大熊猫天然主食竹种的35%左右;温性竹种占比较大,如方竹属、筇竹属、以及箭竹属、玉山竹属、巴山木竹属的某些竹类,约占大熊猫天然主食竹种的50%左右;暖性竹种是大熊猫在冬季下移活动时采食的竹种,如慈竹属、镰序竹属以及箣竹属的一些竹类,仅占大熊猫天然主食竹种的15%左右;热性竹种如牡竹属、绿竹属的竹类,不是大熊猫的天然采食竹种,这些竹子数量不多,但可喂食圈养的大熊猫。

1608694569329603.png
4.5  满足圈养状态下大熊猫的采食需求
大熊猫主食竹的生物多样性也为满足圈养状态下的大熊猫采食需求提供了重要保障。由于国内外多家动物园内圈养的大熊猫,大都处于远离其栖息地,因而不具备野生大熊猫的食物资源条件,它们只能采食人工投放的竹类植物。这些竹子要么是直接采集早期从外地引种并形成一定规模的竹类植物,要么是从异地远距离采购并运至当地动物园的竹类植物,其共同前提是,必须能够有效供给并足以满足园内大熊猫的采食需求。

4.6  满足大熊猫主食竹可持续供给的需求
大熊猫主食竹生物多样性的丰富表现,本质上是其所携带的遗传基因信息丰富所致。这不仅意味着可以满足现有大熊猫在各种不同情况下的食物需求,确保大熊猫的正常生存和繁衍,更重要的是,还会因其随时间变化而不断发生的遗传变异,给自然界带来更多、更丰富的未知大熊猫主食竹类,同时为人类研究、培育新的大熊猫主食竹品种,提供更加充裕的遗传物质,这对大熊猫主食竹的可持续利用,意义尤为重大。

10.jpg

【文章引用】史军义, 陈其兵, 黄金燕, 周德群, 马丽莎, 姚俊. 大熊猫主食竹的生物多样性及其重要价值[J]. 世界竹藤通讯, 2020, 18(5): 10-19.
【原文下载】http://www.cafwbr.net/CN/Y2020/V18/I5/10(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全文)



往期回顾

精彩推荐


特约专稿

竹藤产业


竹藤资料

战疫专栏

1608511678312669.gif

1608511689275615.png
13.jpg